炒股配资开户-202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为何颁给她?专家解读:相关研究成果将激励社会聚焦性别公平等问题

炒股配资开户 /

你的位置:炒股配资开户 > 炒股配资开户 > 202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为何颁给她?专家解读:相关研究成果将激励社会聚焦性别公平等问题
202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为何颁给她?专家解读:相关研究成果将激励社会聚焦性别公平等问题
发布日期:2023-10-13 20:03    点击次数:99

  202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新鲜出炉——美国经济学家克劳迪娅·戈尔丁(Claudia Goldin)成为历史上第三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性。

  北京时间10月9日下午,瑞典皇家科学院在斯德哥尔摩宣布,将202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戈尔丁,以表彰她在女性劳动力研究领域的突出贡献。

  瑞典皇家科学院当天发表声明说,戈尔丁发现了劳动力市场性别差异的关键驱动因素,她的研究成果“增进了我们对女性劳动力市场结果的理解”。

  声明称,戈尔丁首次全面介绍了几个世纪以来女性收入和劳动力市场参与情况,她的研究揭示了变化原因以及依然存在的性别差距的主要根源。戈尔丁的研究表明,女性劳动力市场参与率在整个时期内并没有呈现上升趋势,而是形成“U”形曲线。

  戈尔丁的研究成果为何会赢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委会的青睐?她的理论对于人类社会的进步和全球经济发展将产生怎样的影响?女性劳动力市场的研究对于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又有怎样的参考价值?

  带着这一系列问题,《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对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进行了专访。

  其研究成果激励社会从强调效率转向重视公平

  NBD: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哈佛大学教授戈尔丁,您认为她对女性劳动力市场的研究体现出哪些价值?

  张燕生:从大的背景来讲,1980年开始至今的40多年里,全球范围内无论是经济、学术还是政治领域,一个比较明显的发展脉络是从“华盛顿共识”走向“新华盛顿共识”;从“先让少数人富起来”转向“共同富裕”;从结构主义、新自由主义到新结构主义;从全球化转向后全球化的时代转变。

  上个世纪80年代,无论是里根经济学、撒切尔主义、新增长理论,还是出口导向工业化战略、改革开放还是新发展经济学,在全球经济学领域掀起了一场新自由主义的浪潮。各国政府和监管部门普遍倾向于从直接干预转向让市场机制发挥更大的作用。出现了基于新自由主义理论为拉美和东欧转轨国家改革开出药方的所谓的华盛顿共识。

  中国也进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时期。同时,发展中和转型中国家也开始转向市场化改革和外向型发展阶段。

  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为拐点,人们认识到一个基本事实,即社会公平被严重忽视。中国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开始转向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中国式现代化。美国提出了所谓的新华盛顿共识,即批判市场总是对的、增长总是对的等假设以及涓滴政策。全球性不公平矛盾,如性别公平、城乡公平、社会公平、区域公平、福利公平等问题引起经济学界的重视。对妇女、留守儿童、劳动力、城镇化等领域的研究价值不断提升,意义得到凸显。

  今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将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戈尔丁,颁给一个强调把女性放在平等位置上的经济学家,说明学界正形成一个共识:发展要从过度强调效率转向更加重视公平,这是人类社会对过去40年经济实践的一个反思。

  NBD:戈尔丁是历史上第三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性,她取得了哪些突出的成就?

  张燕生:戈尔丁2021年出版了一本新书,中信出版社出版的中译本叫《事业还是家庭:女性追求平等的百年旅程》,该书从经济史的角度研究了几个世纪以来女性收入和劳动力市场参与情况。

  百年前,受过大学教育的女性面对事业和家庭的选择往往是二择一,如今她们有了更多选择。但职场性别不平等、家庭夫妻不公平等现象依然存在。而且女性往往“被期望”应该照顾子女和年迈的父母。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夫妻不公平和性别不平等现象也普遍存在,导致追求事业的“剩女”剧增与生育率陡降并存。所以,戈尔丁的研究将激发全球各界更加重视公平这样一种思潮。

  从个人层面来看,戈尔丁无疑十分优秀,她是哈佛大学经济系历史上第一位女性终身教授,还曾出任美国经济史学会会长、美国经济学联合会副会长、美国经济学会前主席。

  对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形成正向反馈作用

  NBD:提到性别歧视,在过去似乎更为严重。那么在社会不断进步的背景下,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为何颁给了一位研究女性就业与性别歧视的专家?

  张燕生:从世界百年变局历程来看,性别、肤色、种族等歧视和不公平现象总是通过抗争而得以改善,但这是一个曲折前行的过程。即便在今天,女性在职场招聘中仍可能被询问是否结婚、何时生育等歧视性问题,在家庭组合中仍可能被询问是否会做饭洗衣、教育孩子。这本身就是对女性婚姻权和生育权的一种歧视。

  戈尔丁研究成果是客观中性的,但社会评价是漂移的。比如在超级全球化时代,人们生活在相互依存的地球村,效率始终是第一位的。

  然而,在逆全球化时代,国内公平和安全韧性占据了首要位置。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美国从华盛顿共识走向新华盛顿共识,发展经济学从全球化发展到逆全球化发展,这就是一种反思。中国式现代化发展历程中也更加强调机会公平、过程公平和结果公平。

  所以,无论是性别、家庭、种族还是城镇化的研究,都是为了更好地加深对市场与政府、效率与公平、绿色与数字等问题的认识,由此解释了戈尔丁的研究领域看似非主流而进入主流的原因之一。

  NBD:戈尔丁的研究成果对于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张燕生:戈尔丁从经济史的角度研究妇女事业与家庭,追求性别公平的百年历程,对我国追求性别公平将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比如消除生育歧视、就业歧视,追求家庭责任公平,促进解决二元经济并轨、农村转移人口市民化等,都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面临的重大课题。

  我认为戈尔丁的研究成果对中国经济学界而言是一个非常好的导向,消除性别歧视和促进城乡公平、社会公平、区域公平等问题已成为中国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涵。这对中国学术界以及相关理论和政策,都会产生非常好的正向反馈。

  在学界,探讨性别、妇女的公平问题往往被认为是非主流议题,实际上,这不仅是世界前沿理论和实践问题,而且是中国式现代化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议题。对劳动力市场歧视、性别歧视、家庭责任歧视等问题的研究纳入主流经济学,这些都是值得反思的。尤其随着戈尔丁的研究成果被诺奖所认可,我们希望这成为一个好的开端。



相关资讯